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392次坐上被告席力帆汽车还能“翻身”吗?

发布时间:2020-06-27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392次坐上被告席 力帆汽车还能“翻身”吗?

力帆,一个已经快被国人遗忘的自主车企。

纵观新世纪20年的自主车企发展历程,对比正在强势崛起的长城、吉利、奇瑞、长安等,力帆给人留下的印象不是山寨汽车就是山寨摩托车,无比准确地诠释了什么叫“混水摸鱼”。

巨坑难填,2019年亏损超178亿元

力帆牌“MINI”?

最近几年,力帆、众泰、海马、东南以及几个造车新势力生存都比较艰难。

特别是今年,国六标准已经全面铺开,疫情更让现金流雪上加霜,这几家车企的销量加在一起都不够一线品牌明星车的零头。其中,负债累累的力帆汽车,如今已经走到了生死关头。

力帆创始人:尹明善

2019年是力帆股份经营和资金急剧恶化的一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总负债高达178.63亿元。而在此之前,2016年的“16力帆02”债券尚有5.303亿元余额未偿还,其信用评级也被一路下调为“C”

力帆现任“掌舵”:尹安妮

去年4月份,力帆汽车在股东大会上通过了多个向控股股东转移债务的议案,合计金额达9.88亿元。别的车企开股东大会都是分钱,力帆开会则是为了分债务,也算是一大“奇观”。

后院起火,仲裁院上演“我告我自己”?

很显然,光靠股东出血是不可能填上力帆目前踩中的巨坑的,于是,一年后的2020年4月1日,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简称“盼达”)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因产品质量问题,要求另一家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力帆乘用车)赔偿7.98亿元。

而实际上,无论是盼达还是力帆乘用车,其实都是力帆股份的子公司。说白了,这就是一出“我告自己”的戏码,赔偿金也是左手到右手的事儿。

看似滑稽,实际大有文章:把剩下的资产通过仲裁赔偿的方式转移到底子相对干净的“盼达”身上,力帆控股是否已经准备好弃车保帅,“力帆乘用车”师傅只剩空壳了?

总涉案392起,赔偿金额超29亿

4月份的8亿赔偿金显然引起了经销商、供应商、消费者的警觉,全国各地均爆发“要账”事件。到了今年6月份,力帆汽车目前累计涉及诉讼(仲裁)案件已达到392件,涉及金额29.06亿元。

力帆目前涉诉讼仲裁392起

392起案件中,已判决(仲裁)案件221起,力帆全部为被告,总赔偿金达到18.36亿元(暂不清楚偿还情况)。未开庭案件82起,涉及总金额5.8亿元。

此外,近12个月内未披露诉讼(仲裁)达到2.68亿元。还有181起诉讼(仲裁),由于单个案件金额较小,不予披露,总金额达到1.64亿元。

经销商齐聚重庆“讨债”,收购传闻被辟谣

近日最新消息显示,目前全国各地的经销商都已赶赴重庆,或准备前往重庆,向厂家索赔维权。其中,包含有经销商的返利、货款、担保金等等,十万、二十万不等。

从2019年初开始,力帆就多次遭遇集体维权,想必位于重庆市北碚区力帆车辆研究院对接待这些“贵客”早已经验丰富。

力帆重庆研究院,经销商“上门讨薪”

面对力帆的困局,6月19日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收购狂魔”吉利控股计划向力帆控股注资,并实现控股,该消息一度让力帆股份盘尾直拉涨停。

随后,吉利控股就快速否认该谣言,双方未达成任何意向,然后,力帆控股又快速回到“正常”发展态势。

总结

受疫情影响,2020年很多弱势车企的营销业务都陷入了停滞,力帆无疑作为“五毒俱全”的案例被抓了个典型,目前的经营状态已然是积重难返,恐怕只剩下被收购这一条路可走,基本就是下一个昌河(现北汽昌河)。

但今年的特殊情况,有钱的大佬们投资也格外谨慎,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谁会有胆量和魄力接力帆这个烫手山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