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让文化与民同乐,《上新了·故宫》如何既有文化,又有人气?

发布时间:2020-01-12相关聚合阅读:

原标题:让文化与民同乐,《上新了·故宫》如何既有文化,又有人气?

《上新了·故宫第二季打破文化与潮流的次元壁故宫美学的充分展现帮助年轻人找寻文化归属,探寻文化传承的健康模式。

文|喜力

综艺节目在普遍认知里,是最接近大众娱乐的媒介形式。“人气度”成为了考核综艺节目的基本标准。在曾经的综艺版图中,具有流行元素和娱乐色彩的节目大行其道。一方面确实博得了“众乐乐”,一方面也夯实了综艺节目浅显、肤浅的刻板印象。探索文化深度与人气流行的联结,成为了“综艺节目”扩展性发展的命门。

第25届白玉兰奖综艺类最佳电视综艺节目、连续两年微博综艺大赏文化类节目人气冠军、第八届中国大学生电视节最受大学生瞩目综艺节目、2019中国综艺峰会匠心盛典“盛典匠心作品”“年度匠心制作人”“年度匠心宣推”“年度匠心音乐”。每一个拿出来都不轻的奖项,都被一个节目斩获,它就是《上新了·故宫》。

故宫上新两年,如果说第一年《上新了·故宫》的成功还是搭乘着人们对于传统文化突然与民同乐的新鲜感,第二季《上新了·故宫》的持续流行,则说明了这一档节目已经摸索出一条同时聚揽文化与人气的制作方略。

阳春白雪也能门庭若市

文化与潮流的破壁节目

2018年被普遍认为是国潮元年,而故宫是开启元年的元老级人物。国潮并不是简单的营销概念,或者一窝蜂似的潮流运动,而是民众的文化实践行为。 它背后所蕴含的逻辑是人们对于中国文化的追逐,以及中国文化尤其是传统文化注入符合当下时代的全新生命力。

在故宫这一古老IP焕新的过程中,《上新了·故宫》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从节目名称便可以看出,它让故宫“动了”起来,从静态的博物展示,转变为生动的互动传播。《上新了·故宫》成为了故宫,乃至传统文化的麦克风和扩音器。

第一季中独享宠爱的鲁班,到第二季中加入了鲁达和花花,发展至御猫小分队。猫不特别,但是将猫作为主角,放置在故宫的深深庭院内,穿插于深度文化展示当中,却是特别。看似一个简单的元素,其实是传播内在逻辑的打破。

节目还邀请了邓伦、张鲁一等时下极具人气的明星担当“文创新品开发员”,每期还邀请了杨幂、杨颖、高晓松、宋祖儿等当红艺人作为飞行嘉宾。在故宫中努力搜索着文化印记的明星们,闲庭信步的团宠们,让故宫从高高在上的展示者,转变成可以一起玩耍的同行者。节目拍摄他们进入到故宫的非开放区域里,正显示出故宫开放的心态。

《上新了·故宫》的节目制作手段,贯穿着“颠覆与打破”的逻辑。满屏的弹幕都在表达着,“居然还可以这样”“节目组用心了”。 颠覆与打破是为了突破,也是为了破局文化节目制作的难点:如何让博大精深的文化,被普通民众所接受。

“乾隆的品位到底好不好?”“雍正和老十三是否真的手足情深?”“古代的VR什么样?”节目设置的话题浅显易懂,又可以勾起观众的好奇。

明星们是观众在故宫的承载,他们是外来的了解者。故宫是等待被探索的“宝藏地”。故宫的工作人员们,是解开谜题的导览者。在探秘《韩熙载夜宴图》时,新品开发员们拜访了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馆员杨丹霞,到了她局促的办公地后,高晓松感叹,“蜚声世界的书画鉴赏大师,就在九平米的办公室。”在让嘉宾按照自己的逻辑排列《韩熙载夜宴图》时,杨幂询问杨丹霞,“您去派对吗?”杨老师回答,“当然去。”

宫中的老师们,成为了故宫形象的具象承载,他们的讲述专业而有功力,可在生活中又是有趣、毫无架子的。这也是《上新了·故宫》寻找到的文化与潮流之间的破壁之道, 既有阳春白雪之雅,同时也极具亲近性。尊重传统文化,也让文化走近每个观众的生活。

让文化与民同乐

传统文化、东方美学、生活方式

三位一体的上新攻略

文化类综艺最难处理的一个矛盾就是文化深度和观赏愉悦的平衡,其中关键症结在于对于文化知识的展示程度与方式。过于用力则曲高和寡,过于取悦又是对文化的矮化。

打开《上新了·故宫》,是扑面而来的硬核知识点。文化积淀是故宫的特殊基因,也是节目的基础底色。但是知识点的呈现,并不是说天书,而是让知识点成为绝对的主角,围绕着它们,进行节目细节的设置。

明朝时期故宫大殿中的柱子是金丝楠木制作,木龄在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以上的,比现在故宫中的柱子要粗壮的多。为了告诉观众这些木头是如何从云贵一带的深山老林完整运到北京,先是由老师讲述一遍,然后运用小剧场的形式,从波斯使者的对话当中再次揭开谜题。

为了让观众更加直观地感受,使者运用桌上的杯盏作为道具示意将木头扎成竹筏,沿着江河一路向东的过程。后期还在桌子上制作了动画示意图。观众们在愉悦地观赏体验里,获取硬核的文化知识点。

这一代的观众,尤其是年轻人,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每日收获着大量的资讯,他们很难被糊弄,也难以被惊艳。复制的、工业化的、肤浅的审美很容易被观众识破。 《上新了·故宫》以东方美学作为审美基调,包括对于故宫美学的展示,也包括对于故宫美学的现代化演绎。

《韩熙载夜宴图》是平面二维画作,节目组用真人扮演,将其还原成三维实景,让宴会氛围、人物关系更加活灵活现。服饰方面复原了画中人物的着装。李姬着襦裙,上襦青浅玉碧、下裙温和淡粉,有着年轻女性的俏皮。跳六幺舞的王屋山则是一身淡蓝色圆领袍,抱腹配革带,翩跹起舞,飒爽利落,又不失女性的温婉柔美。同时,真人展示是基于二维画作的,演员们在如同画纸之色的背景中出现,既缥缈于画外,又沉浸于画中。

节目中有一期探究乾隆的艺术世界,发现乾隆是掌握大量古人美学基础上,进行符合时代的再创造。例如一些瓷器图案之繁复,是呼应了彼时西方正在盛行的西方宫廷艺术。但是对于玉石雕琢,乾隆却恪守简洁高雅的准则。

《上新了·故宫》在对于东方美学的继承和创新方面,也秉持着“耀而不夺”的法则。既不用力过猛,又不是毫无建树,呈现出舒服而不违和的效果,做到了在汲取和阅览古人智慧的基础上寻找美学根基和内核,同时加注以新时代的发展和理解。甚至很多的服装师,开始以节目为灵感,进行戏剧服装的制作。

小剧场里,张鲁一扮演的朱元璋,在点亮天空的明灯面前许下盛世之愿。袁弘扮演的老十三,在深知自己时日无多,思虑哥哥雍正,孤独地行走在宫中。这些都成为了观众感叹的催泪时刻,也让抽象的历史知识,在具象的故事情境中得以升华。

节目原声专辑中,《故宫,你好吗》等加入国风的流行音乐,也成为了年轻人每期耳朵的期待。 只有当每一个细节的审美在线,才能让节目有统一的整体美学气质。

《上新了·故宫》以上新一词,将传统文化、东方美学和现代人的生活发生联系,是拉近故宫与民众心灵距离的渠道。节目中前半段进入故宫寻找灵感的部分,是在带领观众了解故宫、了解中国文化、了解东方美学。而节目后半段上新的部分,是通过创意地再造,制作出民众生活中可用之物,让观众能够拥有故宫、拥有东方美学。

这一季节目,诞生了许多“买它”的文创流行品。取材于用大象欢迎外来宾客典礼仪式的旅行箱,将古典文化装进每个人的行囊,再让人们背起背包,将文化传至世界。甚至许多观众为以毓庆宫和灵沼轩为灵感,但是最后没有被选中的八音盒而扼腕叹息。相较于文创的结果,这个以故宫为灵感,进行再创造的过程也独具意义,是在探讨如何让文化真正走入到现代人生活的过程。

帮助年轻人找寻文化归属

探寻文化传承健康模式

文明一词在西方语言中诞生之初,意义较为狭隘,他们认为生产方式先进,知识丰富的就是文明,反之就是野蛮。在这种定义之下,让文明有了高低之分,文明的传播不是平等的交流,而有了统治与臣服的角色区别。

伴随着世界上生产力的均衡发展和民智的增进,人们开始抵触所谓的高文明向低文明的单向传输逻辑,而是发展到多元文化的觉醒阶段。 这一代中国的年轻人,就是成长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他们拥有更加宽广的视野,可以接触到来自于全世界的各种文化形态,同时他们也更加需要寻找自身的文化归属,也更渴望有着自己标签的个性文化。

《上新了·故宫》帮助年轻人发掘到了故宫,这一文化归属地。在评论和弹幕中,很多观众充满了民族自豪感,也在盛赞着中国文化。这不是无脑民粹,而是阅尽千帆后,回望先贤的震撼。这个归属既是了解文化的精神归属,又有购买个性商品的物质归属。

来到故宫的人不少,可能从简单地游览中领略出高深者则不多。《上新了·故宫》承担了古典文化启蒙和教学作用,它甚至成为了很多美术课教学的辅助工具。

观众们得以跟随着文创体验官,攀爬到隔温层之上,看到明代留下的鲜艳的一波三折的图案。能够知晓,军机处与养心殿中间的暗门所在。还能够看到大殿之下,层层垒砌的坚硬地基。

《上新了·故宫》是故宫的导游,也是进入中国文化和历史的导游。它不让观众停留在浅尝辄止的走马观花,而是往深挖掘,让观众从知其所以然中被深深震撼。观众们在看到节目后,希望再次来到故宫,重读故宫。

今年故宫刚好600岁,然而它非但没有老态,却成为了年轻人心中实实在在、有真实力的“网红”。《上新了·故宫》是故宫年轻化的重要一环。同时,它也是传统文化传播领域具有示范作用的重要案例。

《上新了·故宫》给予了许多文化综艺破题的方法论和成功的信心。它作为先行者,构建出一个既有文化深度、又有商业实践、还有社会责任的健康模式。

只有当教育与娱乐平衡,既保留传统之美,又有新兴之用,它才不是冰冷地被保护和展示,而是被每一个观众记忆和传承,找寻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生机。

故宫瑞雪中的冬日暖阳。